中新網福建新聞正文

鄭怡:讓福州曲藝“姐妹花”煥發新彩

  福州伬藝和福州評話被稱為福州曲藝界的兩朵“姐妹花”,二者源于古老的唐宋說唱藝術,以雅俗共賞的方式將正能量傳遞給觀眾,很受福州人喜歡。

  盡管時至今日依然散發著經典的魅力,但幾十年來,城市化進程的加快、方言傳承乏力等諸多原因,讓福州伬藝和評話的發展不可避免地面臨困境。

  2006年,伬藝和評話入選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作為唯一的傳承保護單位,福州評話伬藝傳習所始終致力于保護好、傳承好福州曲藝的兩朵奇葩。

  41歲的福州伬唱省級非遺傳承人鄭怡,是傳習所的中堅力量。近年來,以她為代表的曲藝人,不知疲倦地用一場場演出,將福州伬藝和評話帶回福州人的視野,讓曲藝在新時代煥發出新的光彩

  半路出家

  唱了17年伬藝與評話,鄭怡明白兩件事:要踏進這行離不開祖師爺賞的天賦;在行內要行得穩健,需要付出比別人更多的努力。

▲鄭怡(前)在演出中。
▲鄭怡(前)在演出中。

  傳習所前身是福州市曲藝團,鄭怡的姑姑鄭州是當時團內的琵琶演奏員。因偶見姑姑在家練習琵琶,和著幾聲清唱,托腮坐在一旁的鄭怡,突然對曲藝產生好奇。

  鄭州曾是伬唱演員,受限于聲音條件,遺憾從前臺轉型到后臺伴奏。姑姑雖然擔憂鄭怡吃不消這行“沒有年沒有假”的辛苦,但還是將侄女介紹到她師父那兒,“先去彈琵琶,看是不是這塊料”。

  鄭怡此前從未學過樂器,14歲開始學琵琶算是“高齡”,師傅調侃她“手指都硬掉了”,但還是帶鄭怡上了幾節課。大約是初生牛犢不怕虎,鄭怡一有時間就練,飯有時都顧不得吃。潛心苦學后,鄭怡展露的天賦讓師父刮目相看。

  高中畢業后,鄭怡考上師大音樂系的函授班。那時,福州市曲藝團面臨人才短缺,姑姑問鄭怡要不要學曲藝。雖然以鄭怡那時的年紀入門已不算年輕,但她決定試試。臨時找人學了幾句評話后,她參加了入學考試,順利被福州市藝校錄取。

  2003年9月,半路出家的鄭怡開始跟著福州評話國家級非遺傳承人陳如燕學習評話,接受了3年的評話專業訓練,從師父那里學到了全本對口評話《奇女姻緣》《施三德》。

  福州評話是以福州方言講述,并由徒歌體唱調穿插吟唱的傳統說書形式,在中國曲藝界素有“活化石”之稱。與北方評書評話表演不同,福州評話除了折扇、斑指、醒木、絲帕、竹箸,還會使用上一片鐃鈸。醒木一拍,鐃鈸一響,聲調變換,評話演員通常要獨自一人在舞臺上扮演多個角色。

  鄭怡說,學評話對伬唱非常有幫助,學了幾年評話后說起福州話會更講究。同時,評話表演中藝人常一人扮演多種角色,這對伬唱也很有幫助!氨热鐝男」媚镒兇笫,要做到變聲變色,氣息要有四兩撥千斤的感覺!

  2006年9月,底子扎實的鄭怡通過了福州市曲藝團的錄用考試,跟著福州伬唱國家級非遺傳承人強淑如學習伬唱。次年,她開始登臺表演,福建省第三屆文藝出新人大賽曲藝新人一等獎、福建省第三屆曲藝節比賽演出金獎和演員金獎、第十四屆群星獎比賽福建選拔賽金獎等含金量十足的獎項,悉數被她收入囊中。

  2012年后,鄭怡又接連獲得省曲藝表演一等獎、福建百花獎一等獎等。2012年,她的伬藝《秦樓月·春回坊巷》獲得全國曲藝非遺保護成果學術交流展演銀獎,伬唱《祥林嫂》獲福建省第四屆曲藝表演一等獎。

  盛景成追憶

  鄭怡聽團里的老前輩說過,福州伬藝是按照當地古老的工尺譜所記載來唱的。曲子用工尺譜記錄,這是中國最傳統的記譜法之一,因用工、尺等字記寫唱名而得名。經年累月,大家在尺字旁加上人,創造了專屬福州人的“伬”。

  然而在很長一段時間,字典里是沒有“伬”字的。

  鄭怡記得,大概七八年前,團里的領導偶然發現,這一根據福州特色曲藝造出來的新生字,出現在了輸入法里,大家喜出望外,“終于有這個字了”,“承認了我們”。

  這幾句話道出了福州伬藝尷尬的發展境況。

  從最早出入宮廷及達官貴胄的宅院,再到后來興盛于尋常百姓家,福州曲藝最紅火時,演員們常常一天演出三場,這邊演伬唱,隔壁就在講評話。

  上世紀80年代末,福州伬唱發展出現停滯。改革開放后,隨著城市的發展,福州不少聽伬唱的觀眾因搬遷被分散了。流行歌曲的發展、娛樂方式的愈加豐富,讓福州人消磨生活的選擇更多了。曾經每場至少幾百人的聽眾,一度只剩幾十人,甚至聽眾也是同一批。曲藝演員們眼見臺下的觀眾年紀越來越大,受眾面越來越小。

  福州評話也面臨著同樣的危機。福州話的發音和古漢語非常接近,一些古詩詞用福州話吟誦恰到好處!艾F在的年輕人連福州話都不會說,哪里聽得出評話里的包袱!编嶁捳Z中透著無奈。

  福州伬藝和評話的傳承中,演員青黃不接的問題依然存在。鄭怡介紹,2003年進藝校時,同一批師兄妹有22個,如今只有三四個還在行業內堅持!熬拖翊罄颂陨,不斷有人離開!

  傳習所內,鄭怡在內的曲藝人心里都有一份沉甸甸的責任:將評話和伬唱傳承下去,只要有人愿意學,他們就愿意教。

  將傳統曲藝融入尋常生活

  如何將評話和伬唱推廣出去?曲藝演員走進社區、學校,用一場場演出與一個個作品,將“蝦油味”十足的曲藝融入福州人的尋常生活。

  早在2012年,傳習所當時的負責人就號召全體職員,只要手上有技藝的,都要邁出單位,到社區、學校進行無償的演出,進行公益性推廣。

  鄭怡當時跟著老師傅風里來雨里去,覺得不可思議,“為什么我的前輩要堅持這些東西”。去的次數多了,街邊的依伯、依姆都認識他們,見到他們來了,還會調侃一句,“又來唱了”。

  “一年年,時間長了,我們都有感情。通過音樂旋律和表演將大家維系在一起,只要你一開嗓,鐃鈸一響,大家情緒就上來了! 如今,帶著鄭怡的老師傅退休了,曾經認識的依伯、依姆有些已經離開,但鄭怡感覺,鄉情的維系依然存在。

  鄭怡如今和傳習所的同事們依然在堅持,走進小學、初中、大學的課堂!爸灰袑W生來學,我就教!编嶁f,“我們沒法用更多的東西回報社會,只能做好本職,不卑不亢,讓大家了解我們!

  為迎接第44屆世界遺產大會7月在福州召開,福州評話伬藝傳習所啟動多場“迎世遺”專場演出。鄭怡更是開始連軸轉:參加福建省丹桂成人大獎、參加慶祝建黨100周年伬藝視頻直播、到社區參加文化惠民演出、到臺四小指導學生表演十番伬……在一場關于福州傳統曲藝傳承的電臺直播中,鄭怡因中暑嗓音嘶啞,一句曲子都唱不出來。

  盡管傳承不易,但鄭怡認為,作為福州人,作為一名傳承人,她有責任和義務讓更多福州人、外地人了解福州伬藝和評話,“它們不僅僅是劇種,更是福州文化的積淀和傳承”。

  那場電臺直播中,鄭怡和觀眾分享了近期進社區演出時,在陸莊巷遇到的一幕:長長的石凳,小小的亭臺樓閣,依伯、依姆坐在椅子上,搖著蒲扇,手上端著茉莉花茶!斑@就是福州的古早味!彼锌。(文 | 彭莉芳)

5544444